羊皮筏子

写于:2019-04-05 | 阅读:125 | 点赞:1

羊皮筏子躺在兰州市区黄河畔小小的一片浅滩上,安静地享受着大西北特有的凌冽骄阳。这阳光里有酒味,只晒一晒便已微醺。刚送了今天第一单游客到这里,他需要好好休息下,才好继续工作。——不管他是否承认,他已经不再年轻了,而身边,一同送客前来的电动马达的汽艇已经马上准备返航,去迎接今天第五单生意。时代是不一样了吧。他喃喃道。从他第一天来到这里的几十年里,他一直都努力地工作,而且也每天注重养护船体,修补破损的羊皮,还换上了全新的船桨和坐垫。甚至,当年要一个小时才能往返一次的行程,如今他已经奋力提升到只需四十分钟。可是那天,他第一次看到新鲜的电动汽艇,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船夫不熟练地一脚油门,便十分钟内跑了个来回,惊得他下巴都要掉了。想当年,他是这里过河的唯一工具,所有人都夸他,他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地位,到现在,几乎已经快要没人坐羊皮筏子了,今天唯一的这一单,还是因为汽艇已经满员,而心急的小男孩没有了耐心。可是小男孩最后还是后悔了,一路嚷嚷着筏子太慢,回去一定要改坐汽艇。对岸的高楼也开始嘲笑他:老筏啊,你太老了,你怎么还没退休呢?哈哈。筏子微微一笑,没有回应他。那高楼是他十年前看着修起来的,为了修这楼先拆掉了好些破旧的老房子。——都是他平时常聊天的老哥们,而现在这些老家伙都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可是这其中也有例外,高楼前的一座老茶馆,是从当年一直保留到现在的,曾经也有过一段萧条的时候,可是茶馆一直坚持开着,每天从早到晚,居然到某一天,因为复古的风格和历史,加上一个叫什么抖音的东西,莫名地又火了起来,每天人满为患。羊皮筏子每次有些迷茫的时候,就喜欢到茶馆门口坐一会儿,跟忙得晕头转向的茶馆搭上几句话,又立马觉得元气满满。这会儿,他觉得太阳晒得差不多了,便抖抖身上的尘土,跟茶馆打了个招呼,又信心满满地出发了。是呀,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电动汽艇那么快了,可是,我身上有的东西,他们也一时半会儿学不来的呀。他咧着嘴,除去略带沧桑的风尘,那脸庞竟像极了若干年前他第一次下水,面对滔滔黄河时的自信笑容。

上一篇:“苏格兰”
下一篇:手表阅读器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