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孙悟空

写于:2020-10-06 | 阅读:217 | 点赞:0

在这片终年被绵密细雨笼罩的景区深处,我下车驻足,观看一群猴子与游客的互动。说是互动,其实更像是被施舍与挑逗,猴子们游移在工作人员用皮鞭与弹弓画出的界限边缘,一边机敏地抓住对面飞过来的忽高忽低的花生或馒头,一边警惕地躲避着随时突如其来的恐吓与皮肉之苦。

“小孩儿,这里这里~”

我循声回头,却见一只老猴悠然坐在马路对面的旗杆上。也不知道他怎么绕过监视和封锁到了这里。

“哟,厉害厉害。但是——”我摊手耸肩,示意包里没什么可喂他的。

“不不,别误会,我不要吃的。我跟他们不一样。”老猴指指下面的杏黄的大旗,“认识吧?我是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个。”

“哈哈,神经啊。”

老猴打了个哈欠,微微一笑看着我,似乎并不急着争辩。“那个……麻烦了。其实是想借你手机用下。”

“哈?”

“你应该知道吧,建国之后我们就没法力了。”老猴挠挠头,“有时就是想打个电话给师父师弟几个聊聊,唠唠嗑。好久不联系,挺想念他们的。”

我又快速扫描了一遍,确认眼前这个猴子不是小孩儿化妆的。又或者是训练有素的诈骗团伙?不知道。这年头。人心不古,小心为上。

“不好意思,手机欠费了……不过我是觉得啊,你借个电话而已,为啥要装孙悟空啊,哈哈。那啥,你听过我秦始皇打钱的段子吧,说有一个……”

“小孩儿……你还是太精明,”老猴子打断我的话,让我有些不悦。但他依旧一脸微笑。“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精明的孩子,很多年前就见过了。那时候我也跟现在一样,每天待在同一个地方,跟路过的人说,帮我个忙吧。可是没人理我,每个人都跟你现在一样的神情。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个傻傻的孩子,我让他帮帮我,他真就吭哧吭哧一口气爬上山,帮忙把封条给揭了,然后我终于从山下脱身出来……”

我心里一惊,一抬头,旗杆上的老猴儿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远处,工作人员的弹弓瞄好了姿势还没收。再回头时,只看到一个闪电般的身影从树梢略过,遁入丛林深处,那薄雾像是卷帘一般分开又迅速合拢,归于平静,就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