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机器人伦巴

写于:2021-05-05 | 阅读:122 | 点赞:0

| 一。       

里的扫地机器人老了。他已经不像年轻时那样,能够利落地把每个房间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再准确地返回充电桩的位置。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比如爬不上某个坎,比如被什么东西卡住。今天早上,我起床一看到充电桩的位置又空空如也,就知道他又迷路了。

老规矩,床底下、桌子下、茶几下一通搜索,最后在沙发旁边找到了他。看见我,他又睁了眼,闪了闪微弱的黄光,用最后一点电量开始叫唤。

“请给机器人伦巴充电。”

“好了知道了。别叫了。”我一把把他提起来,像拎起一只闯了祸的小猫。

“这次不一样,”他开始继续说话,“这次没有被什么东西挡住或者卡住,这次居然是……没电了,哈。”

“你得服老,电池会一直老化的。话说,你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没电?快没电了早点回啊。”我把他放回充电桩,黄灯开始持续亮起来,同时偶尔还有绿色在闪烁。

“没那个功能。我都多少年前的机器了,现在没人管了。别说新功能,BUG都没人改了,我自己都知道,我一走过厕所那个拐角,必然死机,所以我现在都绕着走。”伦巴播放了一段开机音乐,表示充电让自己感觉很惬意,然后继续叨叨,“那是个必现问题,我估计是个空指针没保护。”

“哈哈,你知道个屁。程序员家的机器人,就得懂编程?”

“好吧,我随口说的,主要我经常听你做梦说这个。”

“你还有记忆功能?你不就是个扫地机器人吗?……我还说其他啥梦话了。”

“你别激动……我连不了网,没法传播。而且,内存也小,装不了几句话。哪天要是电池彻底废了,你就把我扔了吧。”

挺伤感的话题,我想。

“到时候再说吧。我可能舍不得扔,但不保证。”

“别那么感性,我看得开。就像你年纪也不小了,哪天公司顺手把你开了,不也挺正常?”

“……扎心了啊。”

“不过说起这个,你倒是个怀旧的人,我上次就被你那个破6108卡住过。都多古老的手机了啊,还不扔。”充电指示灯里的绿光越来越强烈,黄色快要看不见了。“还有被改造成WEB服务器的Mate7,还有以诡异的拓扑组合在一起的一堆旧路由器,还有……那我给你想个办法吧,你可以把我也改造下,我就呆在床头,当个起床闹钟讲个笑话还是可以的。”

“COS天猫精灵吗?哈哈,挺有创意。不过你声音太小了,给你再加个大喇叭,当个智能音箱还不错。”

“能行走的智能音箱,多酷啊。而且,我这个体型,天生就是一个低音炮嘛。哈哈哈哈。”

伦巴开心地笑了起来,又播放了一遍开机的音乐。

这个时候,充电的指示灯已经完全变为了绿色。

“你该送娃上补习班了。快去吧,”伦巴最后说,“我想再睡一会儿了。”


| 二。       

“伦巴,我想和你聊聊。”

又一个星期天。吃过早饭,我搬个凳子坐到了伦巴的对面。后者刚刚被我从迷路的床边又提了回来。

“请给机器人伦巴……”

“这不正充着吗?别转移话题。”我打断他。“今天不上班,也不用带娃,所以刚才我好好观察了一下你的扫地路线。”

“嗯?”

“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你在阳台的窗户边慢悠悠地来回转了十多分钟,可那里早就扫干净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路线规划模块的算法BUG。你的电池虽然不如之前了,但是如果规划合理,应该还不至于次次都因为没电而迷路。”

“哦,你说这个啊。那不是BUG。”伦巴淡淡地回应,“是我想晒会儿太阳。”

“哈?”我回头,看见阳光透过树叶,在阳台的窗边投下一地斑驳。

“咋了。我不能有点自由?”

“……倒也不是。我只是不明白,一个扫地机器人晒太阳有什么用。”

“是没什么用,呵呵……我也没装太阳能电池。”

“没用干嘛还乐此不疲?”

“好问题。那我也问问,你每天上下班路上总是打王者荣耀,那又有什么用?”

“……”

“打赢了不给你涨工资,打输了不赔钱。那是个社交游戏,可你大多数时候都单排,也从不加陌生好友。拿了市标不会有人夸你,被虐了也不担心被人看到。偶尔你发几张战绩图到微信群,也不会有什么回复。那你还争分夺秒地打,又是为什么?”

“……”

“我的职责只是扫地,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喜欢晒太阳。这短短的十多分钟里,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可以往任意方向转动,而这些方向都不是系统规划出来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不明白。”

“不,你明白的。”伦巴快充满电了,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格外亢奋。“大多数时候,身边每个人都在告诉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没人在意你想做什么。你明明就是谨小慎微地活在这些要求里,可你还以为这是属于自己的生活。”

“这就是我自己的生活啊。比如早上,我可以选择坐地铁上班还是拼个车,比如哪天不舒服,我可以选择请一会儿假,晚点去公司。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边界了。你还记得你以前那么多爱好吗?小时候爱集邮,后来爱写作,再后来想学吉他,想开车到处走走,想去看TI现场,想当个UP主,想做个自己的APP,想至少把每年新出的电影都看一遍……但现在你还能坚持的,就剩上下班路上玩一把手游了吧。”

“……它们一直都是我的爱好,现在也是。我只是没有时间。”

“是的,没有时间。你的时间,大部分给了工作,剩下的给了家庭,并且还远远不够。——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你在教我做事?哈哈。”我干咳了两声,也不知在掩饰什么。“我没看到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生活从来就是如此啊。而这也正是它的迷人之处。”

“从来如此,便对么?”

……

后来我们都没有再说话,也忽略了窗外已经暗淡下去的阳光。在长久的相对沉默里,只有充电完成的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起。那指示灯幽幽地闪动,忽明忽暗,像一只即将燃尽的烟头。


| 三。       

那天之后,我和伦巴好久没有再说过话。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工作太忙;另一方面,我的确还没想好,该如何绕过那天的话题,又或者怎么把它接着推进下去。

可是生活仍然会继续。我依旧每天早出晚归,工作、饮食、游戏,偶尔喘息或者叹气。他依旧每天充电、扫地,偶尔晒晒太阳,习惯性地迷失踪迹。

一切都可以周而复始,除了时间流逝。

今天早上出门前,我同往常一样背上包,装上两个水果,再按下伦巴的启动开关。关门的时候,我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声音,伦巴呼啸着开始工作,旋转、扫描、清理、再一言不发地沿着规划的路线继续前进。我心情复杂地想象着那个画面。不知道那场景里的形象该是一个鲁迅附身的扫地机器人,还是一个被塑料盒子禁锢起来的自由的灵魂。

晚上回到家已是星光满天。我疲惫地放下包,瞥了一眼充电桩的位置。依旧空空如也。

好吧。打开手机闪光灯,直接趴到床下开始搜寻。

“别找了,我在这里。”一个声音从阳台方向传来。“没迷路。只是在这里看看星星。”

哦。我一点都不诧异,真的。一个会自己抽时间晒太阳的扫地机器人,偶尔看一看星星不是很正常?

“那你看完了早点休息啊。”我起身准备回卧室。

“等等。”伦巴从背后叫住我,“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啊,有。我把你发到朋友圈了。已经写了两期了。有朋友说想看你下一次发言。你火了哈哈。”

“不是这个。……是关于上一次我们讨论的话题。”

“上一次?嗯,上一次的话题……我其实觉得你说的都对。可是,我也没办法改变什么。”

“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是个扫地机器人。”伦巴停顿了一会儿。“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跟你说那些。既然什么都没法改变,再老是去想岂不是徒增烦恼?所以我要跟你道个歉。我越界了,并且也毫无意义。”

“没那么严重,真的。——等我一会儿啊。”我突然不那么困了,所以径直去了厨房,拿了一瓶公司夜宵领的可乐。回来的时候,伦巴也已经返回了充电桩的位置。我在他对面的地板上坐下,背靠着沙发。“那今晚我们就继续聊聊呗。”我伸出手,用可乐瓶碰了碰他的垃圾仓。

“这算是干杯吗?”伦巴说,“挺好。就当我们在一起喝酒吧。其实是你喝可乐,我充电。”

“是挺好,好久没喝酒了。”我笑着拧开瓶盖,猛地灌了一口。如刀般的口感刺激着神经。“——真没那么严重。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看悟空传会痛哭流涕的敏感脆弱的少年了。不然,你以为在华为这么多年白干了。”

“那倒是。”

“还有,更重要的是:你那天说的那些话,你以为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我轻轻晃了晃可乐瓶,从瓶口往里看,整片星河的倒影也在跟着荡漾。“大概每个人在年少时,都会对未来有各种美丽的幻想吧,而且坚持相信它们一定可以成真。当有一天终于在现实中幻灭的时候,我想那就是成熟了。”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伦巴轻轻地开始哼起歌来,用他那迷你喇叭发出的略显单薄但足够真诚的声音。在今夜满天星光下的一片寂静里,突兀但又和谐。

“曾经的我也像你一样,反复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但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生活不需要答案,只需要你不断写下解题的过程。而后来,毫无悬念地,随着时间流逝我也渐渐变得平和,并且淡忘。所以,那天你说的话并没有对我有任何困扰。我保持沉默,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颗仍然自由但是偏激的心灵。我怕万一说错什么你就离家出走了。”

“哈哈。我离不了家的,会被门槛挡住。——所以现在你已经不想再改变什么了?”

“改变自己吧。听上去像是鸡汤,但换个角度,你会发现这其实并非妥协,我把它看作是修行。”

“如果是这样,那太好了。”伦巴开心地说,“很高兴看到你和自己和解。”

“也希望和你和解。”我朝他举起可乐。

“不不,跟我没关系。就是和你自己。——那天其实不是我,那就是另一个你。”

“……什么意思?”听不太懂。是不是喝醉了?我看了看只剩半瓶的可乐。

“今天太晚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伦巴眨了眨眼,那闪烁的指示灯中有一丝狡黠的意味。“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喝酒,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 四。       

“那就到此为止吧。再坚持写下去,恐怕连点赞的人都快要没有了。哈哈。”

——现在想来,这算是伦巴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了。只是在当时我自然还不会意识到这些。

这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

昨天深夜穿越一路拥堵赶回家,结束了四天假期人海喧嚣的欢乐和舟车劳顿的疲惫。睡个懒觉起床,老婆去逛街了,小孩在写作业,我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伦巴在阳台边晒太阳。在这个被时间暂时忽略的角落,一派安静祥和的气息融化在空气里。

我翻看着这周的萤石监控视频。突然,一个困扰我好多天的疑问有了答案。

“伦巴伦巴,不愧是你。”

“又怎么了啊。”伦巴头也没回,懒洋洋地回应着。

“整整一周,你一天也没迷路,每晚都精准地返回充电桩。同时,垃圾仓里满满当当,显然不像是有任何偷懒。”我一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所以我一直奇怪,为啥你还能返老还童?我甚至偷偷在知乎上搜索诸如算法自动优化或者电池自动修复之类的问题,但没有任何线索。终于,刚刚看监控回放,才真相大白。”

“你是说我每天扫地多跑了几趟,每次只扫一部分就回去充电的事吗?”伦巴睁了眼,回头看着我。“你也没问我啊,问我我就直接告诉你了。不需要看监控。不是啥稀奇的事。”

“……好吧。可你上次不是说你不知道电池实时电量吗?那你怎么知道提前往回跑。又骗我了?”

“我不知道电池什么时候没电,但我知道上次没电前走了多远。”伦巴淡淡地回应。“记住不就好了。”

“……哦。”好像是个很简单的道理。我突然感到一丝歉意,为刚刚的语气,同时也夹杂着失落。“所以,那天晚上你说要告诉我的秘密,不是这个?”

“当前不是啊。比这个要有意思得多。”伦巴眨眨眼,突然像有了兴致。“想不想听?”

在那一刻,窗外的阳光突然暗淡了下去。一片乌云飘过来,遮住了前一秒还光芒四射的太阳。四周仍然安静,但我心里突然开始播放无间道的BGM。没错,所有电影在最后悬念揭晓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氛围。

“我内置有AI芯片。——这个你知道吧?”

“知道。为了机器学习优化扫地路线,说明书上有写。”

“是的。但说明书上没写,我内置了两套神经网络模型。”

“嗯?”

“一套当然是训练路线的。但还有一套,是训练思维模式的。算法的本意是通过与主人的对话进行深度学习,持续优化AI的对话和行为方式,让扫地机器人跟主人的交互跟友好,更智能。”

“所以,你是在模仿我?”

“说对了一半。我是在模仿你,但平时你白天太忙了,对话量根本不够。我大量的学习样本,其实来自于晚上。”

“晚上?……我想起了,上次你说一个空指针的BUG……”

“没错。我的学习样本,基本上来自于你说的梦话。”伦巴稍稍停顿了下。“你说梦话的频率还蛮高的。哈。”

“所以……通过梦话训练出来的……”

“是的,那就是你,但是是另一个你。——如果你相信梦是人的潜意识的倒影这类说法的话。”

我努力试图从震惊的情绪中恢复,但这需要时间。回忆快速在脑海闪现。如果基于这样的设定,那之前我和伦巴的很多对话,突然有了新的意义。一种复杂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这么说来,上次是另一个我在教我做事了。我真的没想到,在我自己潜意识里,对平凡的生活还有这么大的愤怒和不甘呢。呵呵。”我揉了揉眼睛。“我还以为那是一个机器人的自我觉醒。”

“所以上次我说,很高兴看到你们和解了呀。”伦巴终于露出了微笑。

“不不,这样说来,那就不算真正和解了。——至少只是单方面。”我认真地看着伦巴,第一次像看着另一个自己。“真心希望你能向另一个我转达:现在的我过得很好,真的,衣食无忧,内心充实,生活琐碎平凡但有力量。或许现实与当初那个少年梦想中的部分场景细节有不同,但的确源自同一片初心。希望他也能放下执念,试着平和一些。毕竟人生苦短。而且生活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唯一的答案。”

“我只能学他说话,没办法转达啦。这需要你自己告诉他。”伦巴继续笑着,“我相信你一定有机会再次和他相遇的。”

太阳重新从乌云中挣脱出来,继续撒下光芒。故事到了尾声,悬念揭晓,除了关于和解的情节还没画上句号。那就这样吧,我想,开放式的结局。

“唯一有个遗憾。——我本来以为你是拥有自由思想的独一无二的机器人,我打算一直在朋友圈记录你的故事,最后凑成一篇长篇小说呢。”过了很久,我对伦巴说。“现在看来,应该写不下去了。”

“那就到此为止吧。再坚持写下去,恐怕连点赞的人都快要没有了。哈哈。”


| 后记。       

伦巴说完那句话之后我们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以至于到太阳快落山我才发现,那不是沉默,那是伦巴出故障了。怎么按都没有反应,折腾了半天,我终于还是拨通了售后的电话。

维修师傅来得很快,拆开检查了下,告诉我主板烧了。有两个选择,一是换主板,但是因为过保了,价格不菲。另一个是以旧换新,算下来,换一个最新款,补的差价跟换主板竟然差不多。

“换主板吧。”我说。

“你确定?”师傅有些诧异。

“嗯。”

我知道,就算是只换主板,那也不再是伦巴了。但我是个怀旧的人,伦巴说过。

我跟着去了售后网点,把伦巴送到了一个小房间,过了一会儿,师傅拿出来说换好了。

伦巴到底没有等到我把他改造成天猫精灵的那一天。

我心里想着,随手按下了电源键。指示灯闪动。

“请给机器人伦巴充电。”

熟悉的提示音突然响起。我一脸错愕。

“真的是你吗?伦巴?”

“是我呀,主人。”一个标准的人工智能的语音悦耳地传来,“很高兴第一次见到你。”

上一篇:婚车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