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鸡阿九向前走去

写于:2021-09-04 | 阅读:62 | 点赞:0

在那次意外之前,小黄鸡的生活一直是很简单的。

它总是和同伴一起肩并肩站在一片冰原上。等待着指令,然后行动。

指令是从它戴的无线耳机里发出的。每过几十毫秒,就会有一个机器合成的标准人声从耳机里传来。

“200009,向左移动。”

小黄鸡没有名字,这个奇怪的数字就是标识它的ID。小黄鸡不喜欢这个ID,它更喜欢别人叫它的昵称,阿九。

“阿九,轮到你了。”它的好朋友小八提醒道。

“好勒。”于是小黄鸡阿九就往左走了一步。

大多数时候,行动之后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偶尔,耳机里会快速传来新指令,这指令来自另一个更加冰冷的声音。

“200009,被杀死。”

然后小黄鸡阿九就被杀死了。——当然不是真的死,只是暂时从冰原消失,在地图看不见的地方呆着。直到若干轮次之后,耳机里传来下一个指令:

“Game Start!”

小黄鸡阿九就会再次出现在那片初秋的冰原上。

在那次意外之前,小黄鸡阿九从没想过,生活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小黄鸡阿九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片冰原的,也很少去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但是小八告诉它,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比赛。

“什么比赛?”

“无线编程大赛。这片冰原其实就是一副棋盘,我们就是上面的棋子。他们负责通过程序下指令,我们负责行动,最后决出胜负。”

“他们是谁?”

“就是耳机里那帮人呗。你如果仔细听,除了下给我们的指令,有时还能隐约听到他们讨论的声音。”

“讨论什么?”

“有关比赛的内容啊。最短路径,多轮推演,优先级排序什么的……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就记住他们是一支三个人的战队,号码是8206就可以了。”

“那,他们厉害吗?”

“嗯……从过往战绩看,算不上厉害,顶多算是对软件比较执着和热爱吧。为了这次比赛,他们已经连续两天搞到半夜了。要从将近300支队伍里突围进入八强,去到西安的总决赛现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哇,那比赛开始了吗?好期待我们能赢也!”

“现在都是练习,下周才正式开始。”小八一脸平静,“不过你也不用太激动,我们只是棋子而已。输赢都是他们的事,跟我们可没什么关系。”

“可是,我很喜欢胜利的感觉呀。——如果整局都没有被杀死,还能战胜对手的话,就可以看到冰原上绽放的胜利烟花了。”阿九的眼睛里闪着光,“那真是全世界最美的风景。”

“那好吧,祝你好运。”

“嗯!一定会的!”阿九用力点了点头。“对了,小八,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啊?”

“因为我来这里很久了。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还不是现在这样的炸弹,而是一个扔炸弹的胖子。”小八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甘,“而这里,还是遍地矿山和硝烟的古战场。”


新的一周终于到来。比赛也如约而至。

第一轮初选。217支队伍突围,小黄鸡阿九还没活动开就结束了。

第二轮进128。小黄鸡阿九第一次没有活着看到冰原的烟花,但8026仍以小组13支队伍第2名的身份顺利晋级。

接下来终于迎来真正的考验。64强、32强、16强。虽然一路突围,但毫不轻松,尤其32强仅列小组第3,让人为下一轮捏了一把汗。而同时,不断有实力强大的高手意外落马,让小黄鸡阿九也绷紧了神经。

16进8,通往决赛赛场的最后一轮。

小组关键一战,获胜即可晋级。场面犬牙交错,扣人心弦。决胜时刻,双方场上的棋子为8:7,谁的棋子先少于4个,就将输掉比赛。小黄鸡阿九紧张的等待着下一条指令。

而意外也在这时出现了。


距离上轮已经过去100毫秒。耳机里一片沉默。

“怎么回事啊,平时不是20多毫秒就有指令了?”

“局面紧张,估计要多算一会儿呗。”身后的小八淡淡地回答。

200毫秒。依旧沉默。

“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小八?”

“我看不到整个棋盘,但我估计,会不会是双方走出了死局。”

“死局?什么意思。”

“也就是场上大部分空间已经被外圈极速收缩的毒气填满。内圈虽然有空间,但已经在对方的火力重重覆盖下,走任何一步都会被吃掉。”

“……那怎么办?”

“再等等吧。”

“最长时间限制是多少啊?”

“500毫秒。超过就会被判超时,交换先手。”

300毫秒。沉默。

“这么久了,还没算出来?”

“即使是死局,也应该快速做出决策,不至于超时。所以我有另一个猜测……”

“什么?”

“是不是程序出BUG了。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不止这轮,后面的轮次也不会有指令了。超过10轮,就会被判负,有好几支强队就是这么出局的。”

“啊!不要啊……”

400毫秒。沉默。

“马上就要超时了!小八,我们能做点什么?”

“什么也不能做。我们是棋子。棋子只能等待命令。”

“不不小八,你一定有办法的!我自己走怎么样?我该往哪里走?你告诉我!”

“我们是棋子。我们不能自行……”

“你告诉我!”

“唉……死局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如果程序现在正常,我猜它应该会让你往前一步。这是步必死之棋,但对方为了吃掉你,也会移动自己的棋子。——于是死局就活了。双方可以形成连续打吃的局面……如果我没算错,最后8206可以以4:3险胜。只是阿九,我们是棋子,从来没有一个棋子在没收到指令的情况下就自己移动的,从来没有。”

“现在有了。……会怎样?”

“我不知道。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也许,”小黄鸡阿九眼里飘过一丝狡黠。“这不是一个棋子自己移动。只是另一个BUG呢?”

500毫秒。

“200009,被杀死。”

……


若干年后,如果有好事者回顾起当年8206挺进8强最关键的那场比赛,也许会在服务器的日志里看到一些有趣的记录。整场比赛每轮平均耗时20毫秒左右的8206,在倒数的几轮里出现了一次接近500毫秒的波动。大家不禁感叹,这是经过了多么大计算量的多轮推演,才能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中,精确地找到那唯一的杀招。

只是,服务器的文本日志无法记录的,是当时小黄鸡阿九和小八最后的对话。


“我决定了。”

“……”

“后面几轮就拜托你和其他人了!”

“……”

“小八?”

“好啦,交给我吧。”小八抬起头,目光如炬。“不只为你,也为了去年止步32强的自己。”

“那太好了!”

“……只是,你不是最爱看冰原胜利的烟花吗?你如果被吃掉了,那也没机会亲眼看到了啊。”

“没有关系!”小黄鸡阿九头也没回,坚定地向前走去。“赢下这一次,下周在西安的决赛赛场,我们去看更美的烟花!”


(决赛补记)

上一篇:流量明星
下一篇:996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