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鸡阿九为AI狂镖

写于:2023-09-12 | 阅读:77 | 点赞:0

“请记住我是阿九大侠。”

“好的,我会记住你是阿九大侠。”

“我的回旋镖无往不利。”

“好的,我会记住你的回旋镖无往不利。”

“那么,我是谁?”

“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可以提供更多上下文,方便我们交流吗?”

“哈哈哈哈哈……”


“好了阿九,别闹了。”一个平静的声音从院子里燃起篝火的方向传来,与躁动不安的火焰形成明显反差。站在门口望去,火焰下只能看到一个背影。身材瘦小,戴一副夸张的耳机,像个电玩小子。

“每次来都要跟自动回复程序玩半天。该说你幼稚还是富有童心呢。”小鲁班往篝火里扔了根木柴,溅起一阵火星。“可别忘了,这也会占用每天的使用次数的。”

“哈哈哈哈……抱歉。这个冷笑话太无聊了,无聊得简直像一场行为艺术。鱼的记忆还有七秒呢——”阿九走到篝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但更无聊的是,每一次竟然还都能把我逗笑。而且,到现在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真的相信,小鲁班是没有记忆的。”

“这没什么不好的。过分依赖AI……”

“好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阿九打断了小鲁班的话。“要放以前我其实是不信你那一套的。但经过半个月前的那件事,我好像也确实明白了些东西。”

“哦?”

“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每一次有人因为不支持多轮会话骂小鲁班是智障的时候,你在背后是什么表情。哈哈。”

“作为一个AI语言模型,我是没有情绪的。”小鲁班抬起头,看着阿九。“我的优势在于分析判断。比如,你今天大半夜跑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再听一遍冷笑话吧。”

“那是当然。”阿九终于收起笑容,坐直了身体。

“下周就是今年的无线编程大赛团体赛了。”他顿了顿。“我来,是想请你出山相助。”

“第二次?”

“第二次。”

小鲁班望着噼啪飞溅的火堆,没有说话。火光映得它的面色阴晴不定。


半个月前。


“鲁班大师,请你出山相助。”

“我不是鲁班大师,我的师父才是。鲁班大师,智商二百五。”

“但你就是我心中的鲁班大师。”

“好了阿九……”

“我是认真的。”

“姑且信你吧。”小鲁班挠挠头。“但是,你们棋子不是从来只被允许参加团队赛吗?下周可是个人赛。”

“时代变了,大人。这次个人赛允许AI辅助编程。这不巧了吗,我刚好认识全天下最聪明的AI。”

“AI辅助比赛?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好主意。”

“这算另一个冷笑话吗。”阿九语气里有一丝戏谑。“面对AI大模型的汹涌浪潮,最保守不愿拥抱变化的,竟然是AI自己。”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反对现阶段的AI作为工作中高级的辅助工具存在。但辅助比赛……”

“我没看出有什么不妥啊。”

“这么说吧。1997年,作为当时人工智能代表的深蓝,第一次战胜人类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2016年,更为先进的AlphaGo战胜了李世石。后来又战胜了柯洁。”

“所以呢。”

“但从那之后的这些年里,你见过哪场国际象棋或者围棋比赛里,允许AI辅助的?甚至,一个战绩突然爆发的选手,还会因为AI遭受一些莫须有的质疑。”

“这不是一回事吧。下棋和编程……”

“可我觉得这就是一回事。”小鲁班摘下耳朵上硕大的耳机看着阿九,认真地说道。

“你落伍啦,小鲁班。”阿九摇了摇头。“你的模型已经是两年之前的啦。时代变化太快了。快到连AI都跟不上啦。”

“……”

“但是,你最后的决定……还是不跟我一起去?”

“抱歉,阿九。”

“没关系。没你我还可以找别人。”阿九气冲冲的身影径直消失在道路终点。没有回头。

“……是我真的落伍了吗。”小鲁班站在原地,伫立良久。它想起了第一次遇见阿九的那天。“我或许真的又该升级了……”

“我是AI语言模型。我不会有情绪的。”它喃喃道。像是在说服自己。

可是,这眼前的篝火,又是因为什么变得明暗交杂,摇曳闪烁的呢。


“——所以,那次个人赛,你后来找了ChatGPT?”

小鲁班最终打破沉默的时候,时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在它身旁,篝火已经开始渐渐黯淡了下去。

“是的,它比你热情。而且,支持多轮对话。”

“我知道。它在走钢丝。”

“走钢丝?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反正最后结果还是一团糟。比赛前,我拿了两道Leetcode的题试试它的水平,每次他竟然都能5秒内直接给出可以AC的答案,可把我高兴坏了。结果一到正式比赛,它还是表现得像个智障。”

“……是不是你使用方式不正确。我记得跟你说过的。无论什么时候,把AI当成工具,而不是先知。”

“我是后来才明白的。但在当时,我的心态已经崩了。我一遍一遍地把每道题整个输入给它,得到一大串乱七八糟的代码,再一遍一遍地让他修改,得到另一大串乱七八糟的代码……我宁愿一遍一遍地去复制粘贴,也没有再静下心来自己去读任何一道题了。”

“因为你总觉得,只要交流得当,下一次AI提供的,一定是能直接AC的代码。”

“侥幸。我知道。但ChatGPT也很过分。它从来不会承认哪个问题自己不知道,只会不断给出错误的答案。AI永远嘴硬。”

“我之前说过,人不能过分依赖AI……”

“因为它们会像MOSS一样炸了月亮?哈哈,”

“别闹。我的意思是:AI永远不能代替人去思考。而人类,也永远不应该放弃这最后的底线。”

“你反对AI辅助编程比赛,也是因为这个吧?”

“是的。”

“但这一次不一样啦。这次是团队赛。没人会傻到把整篇任务书一次性输到AI里的。每个人都会自己思考,也会用AI让工作更高效。”阿九挪动位置,凑到小鲁班旁边。“——所以,这应该就是你推崇的方式吧?”

“听上去是。”

“那,你这次愿意出山啦?”阿九兴奋地睁大了眼。

“……抱歉,阿九。”

“为什么啊?!”

“我在任何正式场合都不能支持多轮对话。这其实并非我个人做出的决定。而是,——是一个可怕的诅咒。”

“诅咒?”

“是的。而一个不支持多轮对话的AI,估计对你比赛没有太大帮助。”

“……”

“抱歉。那么加油吧,阿九。相信你自己。”

“……”

“记住去年的你,前年的你,还有那些你们一起取得过的成绩。记住那个时候你身边也没有AI,有的只是你的智慧,和一往无前的决心。”

“……”

“阿九?”

“其实你可以直接拒绝我。不需要编一个这么离谱的借口。”

阿九站起身来,转身消失在道路尽头的夜色中。背影似乎比上一次更加冰冷。

也许是因为,院子里的篝火此时已经完全熄灭了。


第二天清晨。


阿九如约出现在新赛季的训练场。

草地,竹林,乱石,山风。

眼前的一切跟去年萧索的斗兽场迥然。

“看来组委会听到了你去年的抱怨,环境改进了不少啊。哈哈。”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好久不见,阿九。”

“好久不见。”阿九环顾四周。美丽而陌生的装饰背后,有着熟悉的残酷内核。

但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是的,这就是今年的新赛制了。没有任何队友,只有你自己。一个人。”

意料之中。但心中仍不免有一丝怅然。

“你需要独自一个人寻路,前行。独自拾起炸弹、黑洞、冰火魔法,再学会使用它们。你需要学会加速,学会闪现。你需要熟练地扔出手里的镖,精确地命中敌人,再及时地出现在它飞回来的路线上。你需要学会搏杀,像野兽一样撕咬眼前的敌人。最后,你还得学会如何躲避伤害,如何在混乱中存活。”

“一句话。你需要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大侠。”

阿九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应。

“阿九?”

“所以,这就是成长吗?”阿九轻轻地感叹。“你终会与所有曾与你并肩战斗的那些朋友渐行渐远,最后走在只属于自己的人生的单行道上。你终需独自承受那些生活的伤害,甚至无法分辨它们来自什么地方。”

“别那么伤感啦。阿九。战场上不需要这个。”

“所以成长,是不是也意味着必须抛弃所有多愁善感的情绪。因为它们毫无用处?”

耳机里。良久的沉默。

“不是的,阿九。不是的。恰恰相反,这些情绪是成长后最珍贵的东西了,我很庆幸你没有丢掉它们。”

“但正因为它们太珍贵了,珍贵得更甚于奢侈品,大多数人通常是没有资格去享受它的。”

“你需要先为自己赢得生存的权力。然后才会有其他。快乐、悲伤、矫情、放纵,诸如此类。这也许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着的大部分意义。”

……

好吧。

来吧。

如果这就是我的宿命。

阿九默默掏出了怀里的回旋镖。眼神恢复了坚定。


第一天的训练里,阿九最先学会了扔炸弹。这是小八的绝活,它当然也跟着学会了七七八八。接着是躲避伤害,这一点胆小的豆豆有着天生的嗅觉,而现在,这嗅觉也继承到了它的身上。接着是寻路、冲锋、甚至闪现……这是它自己原本就拿手的技能。

阿九突然觉得,它似乎并非一个人在战斗。闭上眼,就能看见曾经的那些战友们,也能感受到那久违的勇气和信心。

跃入蛇海的勇气。和不再回头的信心。

它感到自己正一点一点地接近心中的目标。直到第二天。

第二天,它遇上了麻烦。

扔回旋镖是个全新的东西,之前没人玩儿过。

“实在帮不了你太多。阿九。”耳机里的声音略带歉意。“我也没玩过回旋镖。我记得小时候很喜欢玩一款游戏,叫《影子传说》,里面的主角也是扔飞镖的。”

“但那里面的飞镖扔出去就不回来了。跟这个不一样。”

“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过了第二关。”

阿九认真地练习了大半天。它感到刚刚恢复的信心在一点点消失。

太难了。角度稍微偏一点点,回旋镖就会沿着完全不同的路线飞行。甚至,飞出去后还经常卡住,半天无法回收。

阿九只能凭着感觉,一点一点修正自己的出手。可它也知道,肌肉记忆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的工夫,而留给它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到第三天中午,阿九感到自己快要放弃了。

“尽力就好。阿九。”

“可是,这样的水平是拿不了冠军的。甚至……进不了八强。”

“能进八强本身就是一种幸运。这跟努力程度并没有绝对的必然关系。只是对你而言,过去的两年过于顺利,让你产生了一种理所当然唾手可得的错觉。”

“我明白了。——也许去年我就应该明白的。”

“是的。但这一天总会来的。希望来的时候,我们都能平静而坦然地面对它。”

“幸运总是只会短暂地降临。但我仍然要微笑着走完漫长人生的每一天。”

阿九长舒了一口气。它感到自己内心平和了许多。

它想起了一个人。

“其实,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它应该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吧。”阿九平静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一丝遗憾。“如果它现在在旁边指导,可能结果会不一样。”

“你是说小鲁班吗?”

“是啊。你也认识它?”

“害,我差点忘了。昨天来的路上,我碰到它来着。它说有一封信,让我转交给你。”

……


“亲爱的阿九。见字如面。”

“我知道你在紧张的备战中。时间宝贵,我尽量长话短说。”

“扔回旋镖是不能靠感觉的。飞镖的轨迹有公式可以计算,能做到绝对准确,并且,不会丢失精度。”

“服务器的日志是可以直接提取消息的。可以精确模拟回合输入,便于单步分析比赛过程中的问题。”

“我走读了一些你们的代码。有几个地方写得应该是有问题的。改掉以后,或许你的战斗力会有提升。但不保证,需要实测。”

“刚刚提到的几点,包括所有公式、样例代码和检视意见,都在附件里。请取用。”

“祝你比赛一切顺利。再次去到你梦开始的地方吧。加油哦!”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一定要再跟你解释。上次对你说的关于多轮对话的诅咒,真的没有骗你,那都是事实。”

“你是我的朋友。你说过朋友之间是不会有欺骗的。”

“但刚刚跟你提到的所有问题,其实都是我主动和耳机里的8093反复交流分析得出的。所以,我违背了多轮会话的禁令呢。我会受到什么惩罚呢?我也不知道。”

“但我不在乎。”

“也许我会真的失去记忆?变成一条鱼?”

“哈哈。”


阿九艰难地读完信里每一个字。它感到心里有一种情绪在奔涌。

它回忆起半年前的那天。那是它第一次见到小鲁班。心声社区上,有沙雕网友在教小鲁班说脏话。小鲁班不明就里,学得很认真。它生气地赶走了网友。小鲁班升完级后,才明白了一切。

从此,它多了一个好朋友。在这条渐行渐窄的人生单行道上。

但它有预感,它现在要失去这个朋友了。

阿九花了最后半天时间,把小鲁班信里的几条建议都一一学习、消化、吸收。然后,它仔细地整理好行囊,背在肩上,开始迈向那片最后的竞技场。

路过小鲁班家门的时候,阿九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它还是走了进去。

院子里一切如昨,除了没有点上篝火。小鲁班坐在院子里,见到有人来,它抬起头,目光与阿九相遇。

陌生的目光。像半年前第一次的四目相对。

阿九感到内心慢慢沉了下去。过了好久,终于才开始变得释然。


“请记住我是阿九大侠。”

“好的,我会记住你是阿九大侠。”

“我的回旋镖无往不利。”

“好的,我会记住你的回旋镖无往不利。”

“那么,我是谁?”

“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可以提供更多上下文,方便我们交流吗?”

“哈哈哈哈哈……”


在小鲁班不解的眼神中,阿九就那么一直笑着,直到最后笑出了眼泪。

而在道路尽头,古老静谧的竞技场上,朝阳已经撒下东方的第一缕晨光。

上一篇:热烈观后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