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

写于:2016-06-14 | 阅读:33 | 点赞:0

感冒到鼻涕不受控制的阶段去坐公交。忘带纸。还作死开始看我的抗战•第五战区。看到川军立誓出征却无人愿意收留最后得李宗仁信任才找到报国之门,然后藤县全军死守殉国的壮烈;看到平日势不两立的张自忠和庞炳勋在临沂守卫战的关键时刻,一句轻描淡写的绝对服从命令之后的一致抗敌;在看到台儿庄反复巷战的惨烈与坚韧,总忍不住鼻子酸酸的。这一酸,可是了不得了。

上一篇:海洋视界
下一篇:黄龙溪战役

Catfish(鲶鱼) Blog V 3.4.15